手机平板

 手机平板     |      2020-01-16

胡志坚:中美贸易摩擦升级 合作需求应大于竞争需求

来源:www.casted.org.cn

日期:2019-05-31

胡志坚:中美贸易摩擦升级 合作需求应大于竞争需求_国际_中宏网 

 

科技日报记者 操秀英 陈磊

图片 1

“回顾中国科技创新走过的道路,我们既不能妄自菲薄,更不能妄自尊大。”针对外界对中国创新能力的一些质疑,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院长潘教峰一言以蔽之。

随着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有业内人士表示,虽然短期来看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钢铁行业的直接影响及对转口贸易的影响有限,但长期来看,中美贸易摩擦将加剧其他钢铁出口大国对东南亚、中东等中国钢材传统出口目的地的争夺,导致中国钢材面向这些区域的出口竞争更为激烈,进而对钢材出口的整体形势产生影响。

一段时间以来,尤其是在中美贸易战背景下,一些针对中国创新实力的指责甚嚣尘上。在部分人看来,中国的发展似乎是美国“恩赐”的,一旦美国停止“恩赐”,中国就要“崩盘”。他们眼中的中国毫无科技实力,只能依靠外国转移的产业和外国市场生活。还有一些人则继续鼓吹“中国威胁论”,认为中国的科技创新对美国等构成威胁……真相到底是怎样的?科技日报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专家。

“中美贸易摩擦是2018年典型的'灰犀牛事件’,对市场信心影响深远。”分析师刘新伟表示,今年中美贸易摩擦的每个关键事件均对商品价格产生利空影响,3月份钢材产品价格大幅下跌主要就是受中美贸易摩擦扩大化的影响。中美贸易摩擦造成短时流动性危机,股市下跌影响商品期货走势。“由于证券市场的敏感程度和金融化程度高于期货市场,中美贸易摩擦形成对证券市场的重大利空。商品市场的天然属性决定其在危机中具有保值功能,因此会加大期货市场的波动,并会在一定时期内推高商品期货价格。”刘新伟表示。

中国正在深刻改变世界创新版图

刘新伟认为,中美贸易摩擦仅是逆全球化的表象之一,主权国家货币问题、外贸环境恶化、地缘政治冲突都与中美贸易摩擦有着密切关联。汇率层面人民币升值对中国钢铁市场的影响较大,这一方面提高了铁矿石、焦煤等产品的进口成本,另一方面,基于外贸环境的恶化,人民币升值对中国商品出口的利好被大大削弱。“中美贸易摩擦将最终演变为宏观层面和产业层面深层次的对决。”刘新伟表示,中美贸易摩擦仅仅是在经济层面的表象之一,会发展至供给侧的对决,对未来制造业发展影响深远。在贸易摩擦过程中,机电机械等产品受到的影响较大,会间接影响中国钢材产品的需求,关系到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成果。

“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高度重视科学技术的发展,科学技术发展取得长足进步,同时在与全球的交流互动中,对世界科技进步和经济繁荣、民生改善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中国科学技术发展战略研究院院长胡志坚强调。

中美间的钢材产品贸易额较小。据海关统计,2017年中国直接出口到美国的钢材仅118万吨,为美国进口钢材来源地第11位,市场占有率较小;中国对美钢铁出口占中国总出口比例小,2017年中国对美钢材出口占中国钢材总出口量的1.57%。“短期来看,无论是从出口数量还是出口金额看,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钢材出口影响较为有限。”刘新伟表示,但从长期来看,中美贸易摩擦将加剧其他钢铁出口大国对东南亚、中东等中国钢材传统出口目的地的争夺,导致我国钢材面向这些区域的出口竞争更为激烈,进而对钢材出口的整体形势产生影响。“中美贸易摩擦会对钢材间接需求产生一定影响。”刘新伟表示,从当前中美贸易结构来看,中国对美国主要出口产品是机电设备等工业制品。这些行业是中国重要的钢材消费行业。美国对这些产品征收高额关税,必然导致这些产品出口严重受挫,进而导致国内钢材需求下降,对钢铁行业产生不利影响。

胡志坚说,经过近40年的发展,我国科技基础、规模、质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改革开放中成长》蓝皮书显示:自2013年起,中国成为世界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研发经费投入国;中国有世界最大的研究人员队伍;中国是论文产出最多的国家:中国是世界国际合作论文第二大贡献者,是发明专利申请和授权最多的国家;中国拥有最大的留学生和STEM教育毕业生来源;中国是最大的知识产权费用净支出国。

在此背景下,钢铁企业应加快转型升级步伐。山东是中国第三大钢铁生产省份,其钢材产品主要为建筑钢材和板材,其中建筑钢材出口量较小,板材产品出口量较大。卓创资讯分析师刘新伟介绍说,山东省博兴县是华北地区最大的白铁生产基地,加上聊城东阿等地区,山东的彩涂镀锌占全国总产量的37%。“中国彩涂产品大量出口,出口主要集中在东南亚及非洲等地区,出口产品主要应用于民用板房等行业。2017年中国出口彩涂板624万吨,出口至美国的彩涂板有1.9万吨,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彩涂板出口总体影响有限,但全球贸易格局恶化不利于山东地区贸易的发展。”“中国在钢铁制造业方面应加强转型升级。”刘新伟表示,只有不断优化产能,加快产业转型,提高综合国力,才能在中美贸易问题上掌握发言权。

图片 2

潘教峰也强调,经过不懈努力,我国科技开始由跟跑向并行乃至在若干领域方向领跑的重大转变,形成了完整的创新价值链和科技体系,取得了一大批有国际影响的重大成就。载人航天、深海探测、超级计算、煤化工、人工智能等持续突破;高速铁路、特高压输变电、高难度油气田、核电、超级水稻等领域的技术逐渐成熟,开始向国外出口;铁基超导、中微子、量子信息、外尔费米子、干细胞和再生医学、生命起源和进化等若干前沿和新兴领域研究取得一批世界领先的重大成果。

此外,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和科睿唯安公司等发布的报告显示,我国的化学、材料、物理、工程、数学、地学等主流学科已接近世界前列。世界知识产权组织发布的《全球创新指数2018》则表明,中国位列第17位。

“毋庸置疑,中国创新力量正快速崛起,我国科技创新正在深刻改变世界创新版图。”潘教峰说。

“我们的信心还源于中国新兴科技领域有最大规模用户、应用场景等市场机遇。庞大的产能空间也提供了用新技术改造的可能,创新广阔的市场空间将吸引全世界伙伴。”胡志坚认为,未来中国创新速度和质量只会越来越高,其对经济安全的科技支撑能力会越来越强。

关键领域核心技术仍受制于人

在看到中国科技创新成绩的同时,也应清楚看到,与过去相比,我们进步很大,但横向看,与发达国家差距仍然较大。

“中国科技发展迅猛,与经济发展互为因果,并形成良性循环。我国科技进步速度和发展水平令全世界刮目相看,甚至让一些西方国家难以理解和接受,对中国科技崛起感到可怕和威胁。”胡志坚说,但是我国科技发展起步晚,积累时间短,也错失和耽误了一些发展机会,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在科技底蕴、产业技术水平等方面还有一定的差距。

图片 3

“我们虽然在部分领域掌握了先进技术,但不代表科技创新整体能力强,有些技术是获得市场开放的优势,形成性价比高的产品,具有一定市场竞争力,但非科技创新的硬能力。”胡志坚说。

“总体看,我国原始创新能力不强,关键领域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还没有根本改变,科技供给不能有效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和国家安全需求。”潘教峰说,特别是技术供给与需求的结构性矛盾突出,技术有效供给不足,供给质量不高,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核心技术不足,是我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新兴产业培育发展的短板和软肋。

“科技发展不像城市建设等经济活动,在短期内很难产生奇迹,实现超越,需要时间作为成本,需要长期积累作为基础,久久为功。我们必须坚持改革开放,保持科技发展的速度,经受时间的考验,但不能偏离方向。”胡志坚强调。

中国不是美国科技竞争的主要对手

谈到中美科技合作,胡志坚说,中国始终重视国际科技创新合作,中美经济和产业体系、创新体系具有互补性,两国产学研各创新主体之间已形成紧密合作关系。

图片 4

胡志坚分析,近一段时间以来,由于多种因素干扰,美国一些官员不能客观公正对待中国科技创新发展,对中美科技创新合作单方面采取措施进行阻挠甚至限制,比如打压华为、限制科技交流与人员交往,防止技术“外溢”,实施更加严格的高科技产品出口管制,干预美国大学与中国企业的合作等,将经济领域的竞争以国家安全的名义打压,滥用WTO规则,这对中美双方不利,是美国政治家转移国内矛盾的策略。

胡志坚认为,从短期来看,美国对中国科技竞争日益激烈,主要原因是受到经贸、政治等关系影响,找错了竞争对手;从长期来看,作为科技创新大国,合作永远比竞争更为有利,中美科技创新合作的空间仍然广阔。

中国工业化发展走的是融合发展的和平道路,与世界发达国家形成互补分工,没有威胁,只会带来机会。“中国不是美国科技竞争的主要对手,也并不构成对美国的现实威胁,中美合作需求大于竞争需求。”胡志坚最后强调,中国会继续加快开放的脚步,张开合作的双手,不能因政治一时干扰而偏离方向,中美科技合作终究要回归理性的道路。

来源:科技日报 文中图片除注明外均来自网络

编辑:左常睿

审核:王小龙